刺眼的爱情很难过(二)

刺眼的爱情很难过(二)

  对不起,我做不到心如止水。

  在知道母亲有儿子的第七天,李哲阳光明正大的来我家吃饭,而我则像只狮子般警惕,眼睛充满戒备,晚饭后,我亲笔的妈妈居然告诉我以后他就住在我们家,我再也控制不住,第一次冲她吼:“那我算什么,我爸又算什么,你有不有想过我们。”她沉默不许,用复杂的眼光看着我,不一会就离开了我的房间,多年以后我终于明白那个晚上的妈妈为什么沉默不语,因为她害怕失去我。

  那一夜,我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让任何人进来,父亲站在房间外劝我,任凭他怎么说我就是不开门,我听到他叹息一声,离开。

六年级:华亦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