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嚣酒馆

尘嚣酒馆

  和平安详的黎明大陆上,热闹的街道中有这么一家特别又不太特别的酒馆。叫做尘嚣酒馆。进进出出的客人中也有一些特别的人物——

  妖精,妖怪,法师,狂战士,受到诅咒和祝福的人同坐一桌喝酒,天使和恶魔在这里相恋,九天的帝王和卑微的妖奴也好,心里都有放不下的执念,凭借实力在这里说话。

  “欢迎光临。”少年尘羽趴在大厅的壁炉旁往壁炉里丢着不菲的沉香木,淡蓝色的眼眸里倒映着火星溅射的场景。脚边摆着还剩一半的深红色拉菲酒瓶,静静的看着来客。

  大堂的两侧分别是餐厅,酒桌,走到大堂最深处是柜台。柜台右手边是上楼的楼梯和进入后院的走廊……酒馆的等级制约一共十三个等级

  九星到四星,每个阶段需要完成四个事件。

  四星到三星,需要5个事件和一个特殊任务完成。

  三星到一星,分别要完成6次,7次,8次事件。

  一星到启明星,需要完成一个特殊任务(指定条件),并且赢得10场擂台

  启明星到宿月,需要完成两个事件,一个攻略(指定字数指定条件)。

  宿月到初升,需要完成两个事件,一个攻略。

  初升到黎明,需要完成两个攻略。

  一个星期不见冒泡就会减一个事件完成数量。

  等级由管理计算加减。参与事件并且完成就能修炼等级。

  店员一开始的等级是五星。

  店长和管家一开始的等级是三星。

  视情况允许跨级战斗、

  大堂

  “哟,有人么?”

  妖容推开大门,还没看清大堂装潢便大声嚷嚷道。

  “呵欠……”

  就在壁炉不远处的沙发上,传来了慵懒的呵欠声,辰雨在上面磨磨蹭蹭了好久,才坐起来。似乎很舍不得离开梦中。但是睡过午觉后该起来认真干活儿了。

  “下午好,客人。”

  “有什么需要的吗?”

  “……”

  忙忙碌碌的开始营业,辰雨的心中有些期待着会有特别的事情发生。

  “啊,你好、啊。”

  长发的尾端有些浅蓝色,如同她的笑容一样温婉的颜色。望向刚刚推门进来的客人

  “你好,我是妖容。”

  一边微笑的回答,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如果抛去那乱糟糟如同刚刚起床的头发,还是称得上秀色可餐。

  “嘛,你这里有没有什么特色水果之内的?我刚刚从大陆另一边游荡过来还不熟悉这里的说。”

  注意到那个叫妖容的人审视的目光,辰雨惊觉到有什么不对。双手抱住头,匆匆往落地窗那边跑。

  “啊、阿……等一下!水果马上就来!”

  十分钟后——

  打理整齐好的辰雨端着伪·恶魔果实拼盘重新出现在眼前,暖黄色的长裙和白色的围裙也干干净净。

  “客人你点的水果……客人是从大陆的另一边来的?是从哪里地方来的啊?

  接过水果,恶,好难吃。

  忍着喷出来的欲望,妖容不动声色的把水果放在了一旁,“一个说不清具体位置的地方,那里的空间有点特殊,我的本体还在那边,我只是千万个分身之一罢了。

  少年慵懒的趴在壁炉(划掉,你怎么上去的)上面,指尖挂着一瓶龙舌兰,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以后捡起一块沉香木丢进了壁炉里,“嗜睡啊……”尘羽无奈的看着火炉里火星四射。

  “……难道你是从西边的倒影庄园来的吗,哈哈,那是个传说的地方,你应该不是~吧?”

  辰雨无所谓的打着哈哈。

  “啊!尘羽你怎么爬到壁炉上去了!快下来!上面有我养的热容灵卵啊!别压坏了!”

  眼角的余光瞄到尘羽的动作,就顾不得妖容对果盘嫌弃的态度了,急匆匆的走到壁炉边,拉扯懒洋洋状态中的尘羽。

  “脱线的老板,脱线的员工,嗯,挺有意思的地方。”

  妖容看着他们的日常,笑了笑便下了自己的定论,随后便走到沙发边,让自己深深的陷了进去,发起呆来。“这里暖和……”男孩趴在上面一副打死不下来的样子。指尖的酒瓶一下子掉进了壁炉里宣起了更大的火焰。

  “吖吖!快起来!”见尘羽这态度自个儿却只能干着急的拉扯,被冒起的火焰烧到了裙角也不自知。

  “烧烤鸡翅膀,”男孩默默指了指女孩的裙摆,“虽然我也不是很喜欢吃”,尘羽从壁炉上跳了下来。

  “……?”

  见尘羽终于下了壁炉,辰雨松了口气。闻到了有些焦糊的味道,才发觉自己的裙子被烧了一角。急忙手指一掐,凭空变出一条水流浇上被烧的裙角,无奈又怨念的看一眼风轻云淡的那个店长,上楼换衣服去。

  “奥……这是我最喜欢的裙子!”辰雨这时正懊恼的翻着衣柜,房间的装饰是温暖简洁的类型,在书柜上有一个拳头大的木质宝盒,那里面打开了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每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里面就会传来潺潺的流水声。无论试了多少次都一样,后来水流声不止是深夜,渐渐的刚入夜的时候,刚天黑的时候就开始传出。

  她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索性就不想了。

  自从有记忆开始,她就在这个酒馆里面生活了。而之前的事情模模糊糊的有着记忆,想起来的时候头痛得跟裂开似的。她是被一个老先生从河边捡回来了,在一个雨后的早晨,所以得到一个名字叫做辰雨。那老先生把她留在酒馆的门前就离开了。这个宝盒是她被捡到店里时就在她身边的。

  话说尘羽那个时候就保持着17岁的样子,这么多年了竟然从没变过!真是奇怪!但是问他原因他又不说!

  辰雨找出了一件暖黄色的长裙,套在身上,重新系好白色围裙。回忆着回忆就回到了尘羽身上……

  房间内,书架上的那个木盒,在辰雨收拾好了妆容出门之后,又想起了潺潺的流水声。

  “……只有我一个在干活很累啊!尘羽你不来帮忙吗?”

  辰雨一边给客人端菜一边说道。

  我来帮你呀。”

  一张狰狞的脸突然出现在辰雨的一旁,空洞的眼窝,长长的舌头,白发飘飘。

  “谢谢~”辰雨习以为常的温柔一笑,而她旁边一桌的顾客已经吓得口吐白沫还在往外跑了。

  “不好玩……不好玩。”刚刚的鬼脸咕喃了几句,转就变成一个白色长发的美男子,那对眸看了看身边的辰雨,像是小孩一样抱怨,“不好玩,都没有刚刚来的时候那种感觉了

  “不管是谁让你这样一天三餐的吓都会习惯的。”

  辰雨略过他——许斛铭,向厨房走去。他腰间的白色玉牌让整个人的气质更加温文儒雅,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了都不敢相信这是刚才吓人的鬼脸男。

  “那好吧,可是店长会啊。”

  说着,许斛铭追着辰雨过去,刚走几步又回去,对着昏倒的客人挥动了手指,那人才从昏迷中清醒,“我这是怎么了?”

  “额……刚刚有个天来飞锤把你给砸昏了,没事的啦。”抛了个媚眼。

  “嗯。”

  “好的,真棒。”

  然后转身去追辰雨了。

  “啊铭,你不觉得有些无聊了吗。”

  下午的太阳茶毒着大陆,街道上的行人逐渐减少,客人也跟着一个个的回家乘凉去了。偌大的店内只剩下刚才的客人妖容,尘羽和辰雨,还有店员许斛铭在了而已。

  尘羽爬到刚才的沙发上睡午觉去了,妖容在另一个沙发里面早早就睡着了,恶魔果实放了一桌。只留下正在洗碗的辰雨和许斛铭干瞪眼。

  从大墓里出来我就一直觉得很无聊。”

  “格叽格叽……”擦碟子。

  “不然我也不会到处吓人找乐子。”

  “格叽格叽……”擦盘子。

  许斛铭一下扭头,犀利的眼神久久地看着辰雨,“阿雨,要不我们去找乐子吧?“……哦,好啊。”辰雨脑子一点头,反正暂时没客人的时候偷跑出去玩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这次去哪?”“嗯?在西山上有个咒潭,听城里九十多岁的小鬼说,几千年前有个鬼怪被压底下,我们去看看呗。”说着,许斛铭把手里最后一个碟子放好。“……”我连自己十几年前的事情都没搞清楚去搞那几千年前的老鬼……

  不过,辰雨明白许斛铭在意这些破事的原因。因为他要去寻找一个“答案”。一个关于鬼族的答案。所以应承下来,将店门半掩上,跟着他走向目的地。

  一阵微风袭来,一个身穿白大褂带着圆形镜片眼镜的男子缓缓步入大堂。

  明明是一个大活人,但在有一定实力的人的感知里,这个身着白大褂的男子却给人一种机器般的冰冷。走,出发,去西山。”

  (西山,咒潭)

  经过多方寻路,看过许许多多害怕脸之后,终于到了咒潭……所在的林子里。

  “阿雨,这里应该就是了。”向里面望去,阴暗的很,散发着诡异的气息,就算是不进去,也能感到一丝丝寒意,虽然对于许斛铭再说没什么,“这里阴气还真重,看来不知道死多少人了

  “啊呀!”

  从那个白大褂青年的身后一个冒冒失失的女孩窜出来,撞到了他结实的背墙。吃痛得退后了几步蹲在地上。这女孩穿着黑白搭配的女仆装,金色的短发扎成搞搞的小辫子,长相精致到不可思议的精致。就像是艺术家精雕细琢的……玩偶一样。

  相比起来,辰雨倒是一路自在。直到目的地也只是感觉有些温度下降而已。若只是充满怨气的尸体的话辰雨认为旁边这个鬼族的人和自己绝对能应付得来。

  “恩,还要往里面去吗?”

  “那当然了。”

  说着,踢开脚边的骷髅,拉着辰雨就向里面走去。

  走了一刻钟,随着路上,半掩的,破碎的,新鲜的,挂树上的骸骨越来越多,一片显得阴暗的水域出现在两人的眼前,在这岸边能看到一些新鲜的尸体压在骸骨之上,而在湖底看到却是苍苍白骨,一个叠着一个。

  “看这些新鲜的尸体,”许斛铭指着一具还没有腐烂多少的尸体,“闻那气息就是二三十年前的,现在都没烂完,这里真的是阴气重。”男子看了一眼少女,少女长的很精致,但是还是被男子一眼看出了端倪。

  这个少女,不是生命体。只是个人工制品而已。

  不过出于尊重,男子并没有去探查。

  “你好,你们老板在吗?”男子开口,声音很平淡,几乎没有任何感情。那些可怜的尸体除了平时吃山养山的村民,还有一些特殊服饰的人,估计是由盗墓贼或者道士来过。死者已矣,可是这里阴气太重,挡住了他们去往阴间的路……

  辰雨脸色有些苍白的拉过许斛铭的袖子,遮住半张脸。

  “好难受……阴气重的地方就会养尸,你一个鬼族是不会激起荫尸反应的,也就说如果有东西诈尸了只会攻击我这个活人。“没事没事。”

  说着许斛铭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像是玺的东西,也不大,就和七八见方分米的东西,上刻有斛铭的字样,“这个给你,这东西死气重,你带在身上就会盖住你的生气,让你如同一个死人。”说着递给辰雨。

  “啊,在哦,可能在睡觉。”

  她的怀中还有一些散发促进食欲的粉末包装袋,应该是厨房的香料之类的。看来之前她出门就是为了购买这些东西。

  “啊雨和阿铭又跑出去玩了啊……先生你好,请先找位置坐一下吧~如果是来用餐的话我就可以做的!我叫丽朵爱!”丽朵爱灿烂一笑,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活力。眼神灵动,好像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可爱的小女孩一般。“……你的比喻真好,”

  接过那个方印,攥在手中。周围的尸臭味竟然一时间闻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清凉的花香味,像是薄荷,又比薄荷更沉淀,像是蔷薇,却也不那么浓郁。

  “东西虽好““不过也不可以迷恋,要小心用它,要是一不小心死气入体,你就会变成被轮回所摒弃的活死人了。”说着,对着辰雨笑了笑,因为曾经就有个人在他的面前,为了贪图这东西的力量,最后成了它的牺牲品。

  “看来你说的没错,有人来迎客了。”

  那平静的潭水,这时涌起层层波澜。

  “那我说什么也要缠着你。”

  辰雨回了一嘴,也盯起了水面。如果发生什么事情的话,第一时间就用自己的力量——控水术,将有危险的东西……破坏。

  “没关系,我可以等。”男子的声音依旧淡漠,但并不让人觉得冰冷。

  随后,白袍男子转身走向一边的座位,途中经过妖容身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淡漠的声音罕见的带上了一丝怒气:“擅离职守的家伙,都神游到这里来了!”

  话落,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伴随着一抹蓝光骤然爆发,瞬间,妖容的这具分身便被蒸发为虚无。

  “给你浇盆凉水清醒一下。”男子做完这一切,便走到一处客桌前坐下,闭

  “咦?刚才那个客人不见了?”丽朵爱将香料放好在厨房之后,端着一壶极品板蓝根来到杰克面前。“客人先喝茶打尖啊还是要住店啊~?”

  波澜浮起,层层水圈轻轻的划过水面,打破着那平静,而水圈越来越密集,慢慢的,一个黑影跳出水面,摆动着它的尾巴,美丽的鱼鲮在那微微的阳光下显得透明,对,你没看出,那是一条鱼……鱼……

  男子静静的坐在一张桌子面前,如同一个石头一般,气息全无。丝毫没有理会前来询问的少女。

  如果不是少女之前已经知道男子是活人,估计就会以为那里是一具坐着的尸体或者蜡像。

  穿堂风吹过,男子的衣角微微荡起。

  他在等待那个人的前来。

  那位据说很懒惰的店老板。

  “谁啊!不知道这年头弄个分身也很麻烦的嘛!”

  就在杰克闭目养神时,桌子上一直用来当做摆设的盆景突然叫嚷了起来,只见那盆景浑身变得透明起来,如同一个绿色的果冻一般慢慢膨胀起来,不多时妖容便现在了杰克旁边,满脸的怒气瞬间变成了一个戏虐的表情。

  “你怎么来了?希灵大兵不都是兢兢业业的么?擅自脱离岗哨可不是你的作风,还是说你是出来散散心的?”那是什么?

  辰雨一时间看得愣神,那条鱼一出现周围的温度又降了几度,甚至黑色鱼鳞上还带着点寒霜,那是一条鱼而已……而辰雨竟然能透过那条鱼的身体看到它身后的景物!虽然十分模糊但是确实是透明的——透过鱼鳞看到肌理,内脏,然后又一层鱼鳞,清楚的看到听见这大大咧咧的叫喊声,男子睁开眼,侧脸看了一眼妖容,淡淡道:“我是为了大小姐的事而来的,我一个人没法兼顾整个大陆。请人帮忙也是很合理的。”

  说完,不在理会眼前的妖容。推了一下眼镜,继续闭眼静坐。

  忽然,闭着眼睛的男子再次开口:“离开的时候别忘了吧盆景的钱给人家。”

  话落,彻底沉寂。

  许斛铭嘴角一翘,邪邪一笑,这笑无比熟悉,就好像在很多很多年前曾发生过。

  跃起的鱼,用力地摆动着身体,像是要挣脱什么的束缚,可是湖面上那浓重的死气就像是它的死亡倒计时,一点一点撕裂它的血肉,吞噬它的灵魂,仿佛不允许任何拥有生气的人存在。

  这时湖面再起波澜,几个水圈遥相呼应,一具具瘦骨,不,是白骨从水里浮现在他们的眼前。

  还未腐朽的长戟,稍稍残缺的甲胃,一看就知道是王兵帝将,而那浓重的死气却一直在告诉人们,他们早就逝去。“这湖水……很危险。”

  如果擅自用控水术控制湖水,使得湖水中的阴气和地气分离,那么它们就会很快不受控制的冲上身子。辰雨自认为凭她自己还是挡不住这样的冲击的,魂魄绝对会被打出身体,然后被阴气操纵进行无差别攻击。

  毕竟面前死过这么多人,还是官家的兵,看来这里的问题非同小可。这可是连国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咕咚。”

  黑鱼重新落回水里,身体和骨肉像是融化的黑色奶酪一般,在某具尸体的肋骨上弄成黑糊糊一片。

  “看来这里很多很多年前曾发生过一场浩劫般的战争,使得众多的士兵葬身这潭中,再加上经过沙场的人,血味正浓,血气死气阴气,汇聚一处,还真是凶煞非常。”

  许斛铭捂了捂鼻子,对于这种甜腥味有些不耐烦。

  伸出左手,用食指划破右手指尖,在空中画出一个符文,念“鬼将,现。”

  顿时,四个灵魂武士,身披盔甲,异口同声,“将在。”

  “啊……啊铭?”

  辰雨带着疑惑和警戒的眼神看向许斛铭,却发现了他的笑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上次他这样笑得时候,是那个东西出现了的时候……莫非这次也是?

  “如何,要破阴寻宝还是干脆毁掉这里?”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我很懒惰你们是怎么知道的……”男孩槽脸默默从冰柜里拿出一瓶可乐倒进杯“嗯?”许斛铭突然吓了一下,看了看辰雨,又露出平时那有些许温柔的笑,“没事,让鬼将去做就行。鬼将,上。”

  “听令。”

  说完,四个鬼将就向那些白骨扑去,而那些骨兵发出地狱的嘶吼,挥舞着残兵败甲,不过看那排兵也能知道他们曾经是有多精良。

  两军沙场,虽说人数差别大,但力量无比的悬殊。鬼将挥动兵器,怒踏大地,一声怒吼,敌军倒下的一大片。

  不出一刻,骨兵已经所剩无几。许斛铭这才看着辰雨,“阿雨,你能不能让这里下雨?”

  “下雨?你以为我是龙神啊?”

  辰雨见他又恢复了常态,便举起手,向高空连发了几十发水弹。没过2分钟,等到鬼将将那些骷髅兵扑杀完时。淅淅沥沥的水滴也落了下来。

  “大概能坚持五分钟,够吗。

  白衣少年漫步走进大厅,他的面容藏在兜帽的阴影之下,而外形看起来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

  “有人在吗?因为工作的原因我需要留宿几天”少年说着摘下了兜帽,面带微笑,声音也并不冰冷“希望你们这里愿意收留一个刺客”

  “诶!好的!”

  黑白女仆装的金发女孩从柜台里面突然冒出,笑容灿烂。

  “房间是四楼一号房!这是你的钥匙!房租是……”丽朵爱报出数字的同时将一把水晶的长柄钥匙交付在了他的手上。

  “请问客人的名字是?”

  “嘛……都行啊,刺客什么的最有爱了”男孩默默看了看来人,“要喝酒么……”随手拿起一瓶伏特加。尘羽脱线道

  不知过了多久,男子睁开眼,直径走到一个少年的面前,通过聆听店员的交谈,男子得知了眼前这个少年叫尘羽,就是这家店的店主。

  男子来到尘羽面前,微微一鞠躬,开口道:“您好,尘羽店主,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倒影庄园的管家,杰克。此次前来希望能得到贵方的帮助。”

  尽管实力比对方要强不少,但杰克依旧对对方表示极大的尊重。

  毕竟此次前来是寻求帮助的。

  “……倒影庄园的啊……杰克你好,我是尘羽,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找我么”男孩理着呆毛

  “够了。”

  许斛铭看着纷纷而下的骤雨,把自己的衣服脱去,罩住辰雨的头,然后背对着她,让自己后背呈现出来,一个像是什么龙的骸骨俯卧在他的左半背,而龙尾围着那结实的腰,直到右腿根部。

  许斛铭看着湖面,眼前突然变得犀利,“鬼道,降雷。”

  随之天色大变,一道巨雷落下……

  法伊推开门时挺冷,这里有个酒馆另他吃惊,他计算着被陷害然后逃脱的可能性和在边境被冻死的可能性,对比一番他认为继续赶路比较安全,然后他轻笑着,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酒店的门,就算出事了,也挺好玩不是么?“欢迎~,妹子入住房租减半,禁止带伴侣,当然是开玩笑的。”尘羽笑着看了看进来的人

  是这样的,大小姐也就是庄园的主人影择安最近偷跑出了庄园周游大陆了,希望如果发现大小姐的踪迹,能够照顾一二”

  说着,杰克伸手拉出一个全息光屏,上面显示的是影择安的照片,一个留有黑长直的少女。

  “鉴于贵方的情报关系网遍布大半个大陆,故此来寻求帮助。”

  说完,杰克静静的看着尘羽。

  (远山)

  (老铭啊我们出门没加前缀就出门就跟裸奔一样啊。)

  将把脸盖住的衣服掀起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那条鬼骨龙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了,感觉却还是非常的……摄人心魂。

  明明只是一个图画而已,啊铭却从来不给自己仔细看或者研究的机会。现在站的挺近,不过烟雨朦胧中也看不清什么。

  “轰隆隆……”

  随着雷落下在不远处然后耳朵都有一阵嗡嗡的回声,水池中央又浮出了一个黑色的身影,煞气的浓郁程度不知道已经扭曲到了什么程度。隐约能看到的是红色的……

  那是红色的长发?!

  “那你看我是不是妹子呢?”法伊眯起眼笑了笑,看了看自己的法袍,“嗯。我是女孩子哦~相信我~”“龙啸,我叫龙啸”龙啸接过钥匙,伸手白袍下拿出一袋金币递给女仆,叮当的声音十分悦耳“虽然没有货币,但这个应该是通用的吧,小姐是叫丽朵爱吧,很可爱的名字啊”

  丽朵爱看着刚进来的男人男人男人男人男人男人男人男人法伊带着点挑逗的笑容花痴了一秒钟。

  ……”男孩看了看法伊脑海里默默出现了三个字,“女孩纸(划掉),一定是男孩纸!”尘羽默默抓了抓法伊的头发。

  (我刚才弧长了一下!)

  黎明大陆在浩瀚大陆的正西方。

  尘嚣酒馆在黎明大陆的差不多中心的位置。

  倒影庄园在尘嚣酒馆的西南方。

  黎明大陆南海岸在大陆的最南方。

  被抓头发的法伊一脸好玩的看着少年,金色的发丝被他抓在手里,倒还是会疼,法伊孩子气的抓住少年的头发向外扯,笑到:“呐,说好的半价,我可是听到的哦。”

  “嗯行,”尘羽看了看黑长直,“是我喜欢的类型,呸,我会帮你找的,但是相应的,你得留下来帮我管理酒馆怎么样。”

  “你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就不用半价了……”尘羽把男孩纸的头发放开默默的举牌。

  龙啸喝了一点酒,把剩下的都倒进了随身携带的酒壶里,然后漫步走到窗边,观察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诶,好过分~”法伊装作伤心的撇撇嘴,“看在我还有赶路还有我让你扯了头发的份上至少给我8折啊~”

  “……我能给你打12折哟亲……”尘羽把酒瓶放在法伊面前,“喝一点么

  “打十二折的话不是更贵了吗!哪里是打折啊……”龙啸在心里默默吐槽

  12折?能把他打折了还差不多。

  丽朵爱撑着下巴想着。

  “我比较希望你能在12中间加个点。”法伊看着那杯酒,“虽然能暖和身子~但是考虑到消耗,还是算了~谢谢撒~”

  “……今天酒钱算我的不收费,你是有多抠…,当然大家都是……别把我喝穷了就行了。”少年把酒杯往前推了推。

  “这可是你说的哦…”龙啸不知从哪里弄出两个空酒袋,邪笑着走向吧台“常年出任务的时候喝麦酒都快喝吐了,这几天终于能换换口了!”

  法伊挑眉看着那杯酒,天知道他有多怀疑那酒有问题—当然这很可能是自己的条件反射所留下的错觉,他犹豫的端起酒杯,脸上的笑意不减,将酒一口气倒入口中:“不错~谢谢啦~”

  “我擦不准外带的!”男孩黑线挡在吧台面前,额角跳起一个“井”

  “哇啊!boss这是真的吗?!”丽朵爱睁大了眼睛瞪着尘羽,表情尽是迫不及待的兴奋!

  想当初她就是因为喝了黎明城堡主人的水晶酿酒而导致机体变异才逃跑出来的。尽管如此她还是不吸收教训,逢酒必喝!

  “来来来客官我给你满上!”满上你一杯自己喝一股!哈哈!

  居心不轨的它笑弯了眼抱着酒坛来到法伊身边。

  哈?哎……”龙啸略显失落的收起酒袋“算了,还好刚刚有装一点,明后天能保证就好了……”说着走到桌边坐下,开始整理这次的任务情报

  看着丽朵明显的不怀好意,法伊只是淡淡的笑着接过酒,再次将嘴里的解毒药咬破,然后将酒灌了下去,对着那男孩笑笑:“我想休息了~说好的8折我记住的哦~房间钥匙?

  (西山)

  “看来那个大鬼出来了。”许斛铭笑了笑,对着那个红色的身影,双臂伸直,两掌合十,“鬼将,列阵。”

  顿时四鬼将各居四方,而湖面上呈现出一个法阵,“困。”

  霎时间,法阵化为铁链,困住了身影。

  “哼,自己不出来,用替身我也能抓到你。”

  龙啸看向丽朵爱“我说店里有这样的员工真的能保证盈利吗?看这样子今天不阻止他明天店里就只能那白开水来招待客人了啊啊啊”龙啸满脸黑线,一本正经地吐槽尘羽

  “咦,明天你要去刺杀田鸡国的皇帝啊。”

  丽朵爱一边给法伊倒了一杯之后,就自个儿抱着酒坛在那儿灌。期间看了一眼桌上满满的文件,说道。

  “房号403,自个儿登记拿钥匙去,在柜台抽屉里。”

  丽朵爱继续灌酒。

  你这样一本正经的吐槽真的大丈夫么……”男孩默默黑线看着龙啸,“没事酒钱我从她的工钱里扣”。尘羽默默的腹黑属性慢慢暴露“灭……神……”

  传来的是暗沉并且有些嘶哑的女人声音,令人感到压抑。当她说出两个字之后,顿了一下,周围的空气骤然下降!

  “次元……血……线杀……”

  辰雨尽管在她出现的一刻就陷入极度警惕的状态,但还是没知道那些极其细的血色丝线是什么时候将四个鬼将缠绕的像是巨大蝉蛹!

  “这……?啊铭?”

  “没关系没关系,扣吧,为了还钱我只好一辈子待在你的身边了,么么哒!”

  一身酒气的丽朵爱极度谄媚的蹭上尘羽。

  ……嘛,我能不能嫌弃你”尘羽默默看了看女孩抢过酒瓶往下灌。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的委托人确实不靠谱啊……”龙啸翻了翻文件“这上面记载了那家伙的爱好,后宫,怪癖,甚至连他一星期穿内裤的规律都一清二楚,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样的家伙会按照规律来换内裤,但是我明显更想知道的是他的行动规律和所处之处吧!这文件看上去是给人相亲用的啊!”龙啸捂着脸坐在桌旁,听上去快要疯掉的样子

  “好吧,我答应你”杰克点了点头。

  “我先回庄园那边交代一下事情,将那边安顿好之后我会回来的。”说完,杰克没有多做停留,直径离开了酒馆。

  “人生地不熟的真是难办……你妹的啊”龙啸起身,怒将文件摔在桌子上,清脆的“啪”声和龙啸的惨叫声在大厅中回荡

  “我能加一么……”尘羽默默看了看龙啸表示自己也是(你那里是了阿喂!)

  龙啸突然想起了什么,好似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望向尘羽,眼睛里满是希翼

  “所以说老板,请指引我吧,去指引我干掉那个企图发动远征的昏君吧!”

  龙啸冲到尘羽面前单膝跪下请求道

  “……这个节奏不太对啊,怎么突然就这么正经了……”尘羽心里默默吐槽,“远征什么的……什么情况?”

  (西山)

  “怎么可能?”鬼将的突然反噬使得许斛铭连退了几步,吐了口淤血,而背后的龙也游到了他的脖子,就像是随时在咬断的喉咙。

  “她不是鬼,她是人但又不是人。”随之又是一道雷落下。

  田鸡国是……别称,田鸡国的原名是沼龙国。是用特殊沼气饲养火龙的过度,可是国王发现把特殊沼气作为燃料卖掉更加值钱。所以那些龙的生长失去了源力,攻击力极度下降,变成了只能在沼泽周围晃荡的飞行龙。

  “所以得到了田鸡国的称呼,形容那些可怜的龙类和那国王的脑子。”

  丽朵爱趴在凳子边上,不满酒坛被抢,小声的说小气。

  你,龙啸,有上古龙族的血统吧。所以有这份心很正常……嗝。”丽朵爱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不过正感觉头晕,低着头闷着一口气脸红得像是要闷死一样。

六年级:华亦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