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雪

泣雪

  泣雪刚要退至屏风内,却听见一声低沉悦耳的男音:“这位就是汝嫣小姐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隐约听见磨牙声音。泣雪抬头一看,自己与他并不相识,又何出此言。一道密音传入耳中:“没想到事隔三日,就不记得你的救命恩人了。”泣雪猛然忆起:三日之前确实有一男子在天山之巅救了自己,但那人戴着面具,也不知是谁……泣雪又一惊,若是这男子知晓了自己的身份,那还如何了得,无奈把头压得更低:“谢王爷抬爱。”

  “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男子挑眉,密音又传入耳中。还真不依不饶,不就是误以为他是采花贼,把他迷晕了之后丢到青楼了吗?泣雪暗自腹诽,面上却不敢显露一丝恼意,便不用密语,扬声说道,如同玉盘磬音:“王爷玉树英姿,小女也实为倾仰。”

  太后笑眯眯地看看两人,眼中闪过一丝明了,却也不明说,只是有纠葛猜测。

  泣雪轻启唇;“太后娘娘,泣雪告退。”“哦,泣雪若没有事,便坐一会就是了,哀家命人已去告知你父兄,亲人团聚,倒也不是一时半会儿。”泣雪心里也揣测,留在这里断没有什么好事,也罢了,望着太后发上的金凤冠,灿灿的金光,泣雪晃了神,但也不失礼节:“太后抬爱,泣雪也不推辞了。”太后满意的笑了笑:“花没有赏尽兴,泣雪,带着摄政王去赏赏吧,哀家乏了,翠竹,扶哀家去内室歇息,霄儿,别太唐突了。”太后支着翠竹,任她扶着进了卧房。独留下沉默的二人,

  静默无语。

初一:王荣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