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征文]当屋瓦日渐苍老

[8月征文]当屋瓦日渐苍老

  这是个初三毕业的暑假,没有作业、没有补课;有的,只是大把大把能供我消费的时光。于是,在百无聊赖中,妈妈提议回老家看一看。那是一个已两三年未曾到过的地方了,因为太多的作业与补课而无暇抽空。如今,终于可以出发,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河南水乡好好地再看一看。

  我对这个故乡有着太多太多的情感,如同一块心事埋藏在那个小小的镇子之中。我曾一度的思念过他,脑袋里也一遍遍的回放那些温存的记忆,试图永不忘记。当然,最不能忘记的,便是育我长大的姥娘姥爷。他们的生命已像一棵有着粗壮年轮的大树,经历过无数载的捶打,变得枯萎。可是仍能在来年,孕育出鲜活的生命之绿,带给人以欢喜。

  一路的火车观光结束,我习惯性地又晕车了。坐着的三轮走在崎岖不平的乡间小路,能听见的只有车轱辘清脆的摩擦撞击声,内心清净了许多。终于,我又踏上了昔日无比熟悉的乡间小路,踏在松软的泥土之上,置身于苍茫的天际,内心被着深深的静所撼动着。我已经多久没有经历过这般纯净自然的洗礼了?我不禁扪心自问。太久太久的置身于喧嚣的闹市,早就已经麻木。如今再与自然这样的靠近,幸福与感激涌上心头。一切好像都没有改变,秧苗还在茂盛的发育着,杂草也在肆无惮忌的疯长,高大的树木叶落一地,远山流水丝毫不参杂质……真美啊真美啊!自然的美丽永远无法被改变。

  远远地看着那间我曾久居的老屋,并无多大的改变,只是更显苍老的历史。他还是一位亲切的老人,永远的张开热情的大门,随时迎接爱着念着他的人们前来做客。踏上台阶,走入门的时候,内心微振。继续踏步前行,看见了过年时才贴上的联子,每个门都有,连墙壁也不放过。乡间,从未丢失过这种仪式。挪出板凳坐下看电视,好像电视……变小了;在抽屉里寻找东西,轻而易举,再也不用踩着板凳或踮着脚尖了;桌子还是在角落里,吃饭的时候挪出来用,它还是和很多年一样的衣装,只是更旧了;走上露天二楼,是晒谷物的地方,连台阶都不必踩,直接跳了上去……我觉得很多东西都变了,包括幼时的一些感觉;但又冥冥之中觉得一切都没有变,比如说:老人还是身患疾病,虽然吃的药换了;喜欢和大家炫耀我的奖状,尽管奖状上的字都已看不清晰;早晚稀饭、中午干饭,不会改变,虽然饭里还会出现各种黑色的小虫子,还是会对我的乱跳乱跑表示生气,不过还是出于关怀……

  那么,穿针的时候需要我的帮忙吗?那么,写字的时候需要我的代笔吗?那么,卧床的时候,需要我来送药吗?这都是多么微乎其微的事情,可我恐怕,一件都无法完成。我是多么的懊悔,在长大后的那些年里,老屋不曾改变,他永远不会跟我一起长大。只会把我抛却,独自承受苍老的折磨。而我呢?却在回望中逐渐遗忘。我是多么的懊悔,那些屋瓦日已苍老,新皮褪尽,色泽黯淡,日复一日,我却无法一幕幕见证。我是多么的懊悔,不曾认真的为他们做过一件称心如意令他们满意的好事情。只有他们的原谅与慈祥,日复一日,入门前的大树,根茎永远是扎在爱的土地里,所以叶永远苍翠,虽然枯萎有时,盛开有时,却不曾遗忘内心深处的爱。

  我真的在长大,可我不希望他们的苍老。希望老屋的屋瓦会永远陪着他们,因为他们是最好的伙伴,一起承受苍老,一起面对新生的勇气。我只是个逃离者,背负梦想的债务,一站一站启程,一步一步回望,不曾想过遗忘,却也在无形之中被麻木。

  坐在开往城市之家的列车中,看着窗外乡村与城市不明的界限景区。寥有人迹,安静之中,一股悲凉油然而生。他们已浇灌了无数的爱,可却无法得到一丁点的回馈。陪伴,很多年都没有。我后悔当年的任性,没有努力的笑,只有肆无惮忌的哭。如今如果可以选择,我一定会好好地待他们。可是,没有如果。

  掠过窗景,在黑洞的穿梭之中,我的沉思被打开了一道光明的洞口,母亲疲惫的面容,不是一样本该得到我的守护?

  这个暑假,就是在这样的爱与思索探究中度过。我想,最精彩的部分已经被我学到。

  当屋瓦苍老,请记得,还是一定要不遗余力的做点什么,哪怕只是徒劳无功的一份小小心意也好。绿叶不会辜负你的期待,请想象,来年一定花开满院、花香满园。请相信,即使老屋的屋瓦一直都在苍老,却不曾遗忘过等待。有时间,就常常问切一下吧。那一份眉角的喜悦,会足以映证我们成长中的一切缺憾。爱,需要我们的付出;感恩,会给与我们最大的安慰。

  这便是这个暑假中,最为精彩的部分。

高一:刘 静

  点评:从作者回到老家的描写,到过程中始终不曾停止的反思,犹如一扇大门在向我们逐渐打开:“我真的在长大,可我不希望他们的苍老。”
  本文的立意颇具深度,当屋瓦苍老时,我们可以铭记怀念,那么当母亲的容颜已经显出疲态时,我们又该如何呢?
  这是从作者深刻的语言和思想中带给读者的思考,这也是本文的这个暑假真正做到了“不一样”的地方。